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朴山房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日志

 
 

[转载]越南为何不存在任何“亲华派”?  

2016-01-30 09:1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小兵:最近越共十二大中发生了巨变,阮富仲迫使阮晋勇退出越共领导班子,您如何看未来走向?这对中越关系发展有何影响?


        范春山:这个情况的出现令许多越南专家大吃一惊,在海外越南人中引发激烈讨论。我反而觉得这是越南大改革前的一次前奏,是越共内部的一种妥协安排。阮富仲已经73岁,最多能任期两年,这很像当年苏联主席安德罗波夫或契尔年科那种妥协式安排,上任就是为了暂时双方妥协平衡。阮富仲留任将面对更强力的南方派挑战,阮晋勇的国民声望在过去与中国博弈中不断升高,尤其在军队中更是拥有主流支持,这让阮富仲只有两种选择,一是对南方派同情者让步,对中国采用高调对抗政策,从知华派变成抗华派,另一种是对暂时失势的南方派采取大清洗,用反贪名义搞大清洗,恢复列宁主义传统治党治军。但这两种选择都缺少可实施性,对中国强硬过度会导致越南经济下滑加速,美国和日本也不希望中越冲突把自己卷入其中,而要清洗南方派会导致越南经济改革忽然刹车,南方派是整个越南经济实力的绝对主流力量,远远胜于北方派,一旦被清洗将导致越南经济崩溃。


最可能发生的是,南方派妥协是为了给阮富仲一个台阶下,让他在两年内整顿越共内部权力分配,让他处理北方派的去留安排,以便让年轻一代南方派进入领导班子。阮晋勇十分有把握在民主竞选中会大获全胜,尤其是年轻一代拥趸最多,这和当年苏联戈尔巴乔夫类似,但他本身带有过多的越共背景色彩,已经无法迎合越南改革派的要求,南方派需要一个叶利钦那样的人物出来,给予越南一个根本性制度革命。越南社会文化与中国有一点不同,中国人对于国家统一有一种宗教性崇拜,而越南人更习惯把越南按照文化分成南北两方,这点和朝鲜韩国更接近,国家领导人受制于这种双方抗衡,容易达成民族妥协方案,以折中消除对抗,这使得越南政治更有妥协性和灵活性,避免政治大清洗出现。回顾越南历史,真正大清洗只有一次,那就是越共胜利后对南方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但那远不及中国和柬埔寨的同类运动强度。越共为了自身发展不得不大量吸收南方人进入领导班子,这已经是一种共识,这让越南不会走苏联分裂的道路。越共投票选举基本是按照南方人和北方人选边站的,这次有些意外,阮富仲以少许优势逼走阮晋勇,因此我认为这是一种双方事先的妥协安排,否则南方人会得胜。


我认为,今后越南仍然会走用中国和美国相互制衡的道路,不会有重大调整,但会制造更多南海主权声势,以此迎合国内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诉求声浪。越是经济情况不好,他们会叫的越凶狠,这是越南民族性。这个民族最不怕的就是打仗,而中国人最怕的就是打仗,美国人也怕打仗,因此中美如何在南海达成妥协十分重要,不然越南会意外成为导火线。最令人担心的是没有底线的南海争夺,一旦触及民族主义爆发点,越南领导层将会失去退路,知华派也会反咬一口对中国不利。我强调一点,许多中国学者和越南学者都认为阮富仲是“亲华派”,这是不准确的,越共和朝共都非常看中独立自主,阮晋勇不是亲美派,而是改革派,同样,阮富仲不是亲华派,而是列宁主义保守派,他在苏联学列宁主义获得博士学位,是越南马列主义理论家,亲苏多于亲中,但他对印度支那联邦的理想如同普京对于彼得大帝的憧憬是同一类的,这在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出,这是越共的本色。


我反而认为南方人上台更对中国有利,就如韩国人比朝鲜人对中国更好同个理由,北方派和中国同类相斥,南方派和中国人有更多的互补性。南方派当权会更多考虑经济因素,在南海问题上身段更柔软些,尽管阮晋勇叫的厉害,那是做给北方派看的,而北方派习惯把主权意识运用到经济领域,缺少灵活性,反而对中国不利,美国舆论也有这种看法,美方分析家并不悲观。今后两年是越南走向的关键时段,我将会和读者们有更多分析。

那小兵:春山兄,您能解读“为何中越政治同性相斥”吗?


范春山:中越和中朝都是属于同性相斥体制,过去中苏和中阿关系也属于这类,大家都观察到了这种现实情况,但对于背后学理却不甚了解。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我希望用最通俗的方式给大家说一些要点。我从我自己亲身经历说起吧,我出生在越南南方,家里是华侨,祖国故乡在广西凭祥,和越南边界非常近,可是,我父亲和爷爷都把中国当成祖国,天天每天晚上祭拜祖先,我问他们祖先是谁,他们也不清楚,最后都说是唐山祖宗,其实他们所指的祖先就是“中国人”这个概念,写要写汉字,读要读孔子,娶妻要娶汉家女子,这是他们的理想,即使做不到也要这么想,这不就是宗教信仰吗?


我母亲是越南人,也是读书人家女子,我外公也说“天下”这个概念,但他指的是越南这个天下,到海防边界为止。同是儒家文化传统,却有不同的天下边界,但儒家等级观念是一样的,儒家的兼济天下思想感情是一样的,这导致我家里常常会为“祖国天下”和“越南天下”争论起来。不过,我外公是佛教徒,信奉佛教“出世”理念,比较内向一些,而我爷爷和父亲都是信奉孔孟教义,以国家统一为最高信仰境界,这种境界是他们内心中“君威至高”的观念体现,是儒家等级观念的基础。儒家远比佛家外向,越南,朝鲜和中国都是这种外向文化观的社会,天下观冲突激烈,而泰国,老挝,缅甸都是佛家社会,他们和中国儒家文化没有什么内在冲突。


不过,一旦中国人和越南人结婚组成家庭,文化观就融合一体了,家庭观超越了天下观。越共历史和中共历史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越共的创立人胡志明早年接受了马列主义主义,推崇共产主义国际观,提倡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可是到了赶走法国人之后马上变了,说要坚持越南民族主义革命价值观,其实那是和金日成“主体思想”一样的民族主义概念。毛泽东一样如此,原先共产国际派来的王明不吃他那套,他就赶走了王明,斯大林因此认为毛是个农民民族主义者,后来赫鲁晓夫要和中国搞联合舰队,毛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要我们当二把手啊”,简直岂有此理,可见,毛也是民族主义超越国际主义的。从此,中苏越三者之间的关系从国际主义变成了民族主义竞赛,苏联和中国竞相向越南提供战争援助,都想拉拢越南,越南最终选择远交近攻战略而离弃中国。


毛泽东对付苏联和越南对付中国的逻辑是一样的,就是要保持民族独立。这导致了民族主义和马列主义的理论矛盾,共产主义继承了西方基督教的天下观,以普世主义看待世界,并且主张挽救全世界,不同的是基督教把凯撒和上帝两者分开了,各管各的,而共产主义把世俗世界和宗教信仰合一了,用科学观和唯物主义抹杀了两者的区别,结果,苏联和中国都把共产主义宗教化了,把意识形态宗教化了,这种情况最后导致中苏的意识形态分裂,背后动因来自民族主义。中苏双方都用意识形态作为自我标榜工具,也用意识形态作为工具攻击对手,用“社会帝国主义”,“修正主义”这类口号,其实都是民族主义对共产主义的否定意识。越共也用“社会主义帝国”,“封建主义余孽”这类口号骂中国,背后也是民族主义作祟。


如今,苏联变成了俄罗斯,俄罗斯也已经摆脱了共产主义天下观,把它变成了彼得大帝民族主义霸权观念。普京认为列宁的国际主义观导致了苏联的崩溃,造成了苏联加盟共和国们离心离德,因此强调重返东正教俄罗斯主体观,也就是俄罗斯天下观,也因此走上了国际孤立主义道路。朝鲜更不用说了,他们已经把金日成主体思想当成了新的宗教,走上了极端孤立主义道路。我认同你的观念,认为中国的真正宗教信仰是“天下归一”论,儒家是这种信仰的理论表述罢了。佛教和道家在中国都属于个人修养之道,是隐性宗教信仰,远远无法超越儒家信仰地位,儒家的天下主义并非基督教的普世主义,大家务必分清两者才明白什么是国际孤立主义。中国走向世界,但就如我的爷爷和父亲,他们依然抱着祖宗牌位不放,这是他们的“文化基因”吗?我看完全是。

(本文为转载文章,不代表博主本人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