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朴山房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日志

 
 

【转载】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2015-01-29 00:54:19|  分类: 国画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镛艺术山庄《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郑板桥绘画真伪谈(转载)

作者:周积寅 


(周积寅,笔名禾宙。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扬州画派”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郑板桥研究会及日本郑板桥学会顾问、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本文、及后附文中图片,均为博主搜集添加)



一、郑板桥生平概述

        郑板桥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康熙三十二年(1693)生于一个破落地主家庭,4岁丧母,30岁丧父。康熙五十五年(24岁)秀才,雍正十年(40岁)举人,乾隆元年(1736)进士。乾隆七年任范县令、乾隆十一年调任维县令,十七年底去官,十八年春回扬州,一生中经历了卖画扬州——从政——再卖画扬州的曲折道路。乾隆三十年卒。他是扬州八怪中一位最杰出的代表,勇于革新创造的书画家,“道着民间痛痒”的文学家,“得志加泽于民”的清宦。艺术大师徐悲鸿给予他高度的评价:

    “板桥先生为中国近三百年来最卓绝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书画尤奇。观其诗文书画,不但想见高致,而其寓仁慈于奇妙,尤为古今天才之难得者。”(题板桥《兰竹石图》轴诗塘,无锡市博物馆藏)


二、郑板桥的绘画

        在对郑板桥的研究与作品的收藏中,碰到的一个最大的难题,是郑板桥书画真伪问题。据今人著录书画目及出版书画册初步统计,其作品流传下来,被国内外博物馆、艺术部门及私人收藏的有100余家600余幅作品,但其中赝品不少。许多学者,因为本身不会写字画画,故对他的作品特点掌握不准,真伪难辨,优劣不分,在他们的著作插图中即刊有赝品。一些收藏者想到书画拍卖会上购买板桥作品,但总是生怕花了很多钱,买回来一幅假字或假画。因此,提高人们对书画艺术鉴赏水平,是十分重要的。
        这里主要谈谈郑板桥绘画的真伪问题。


 (一) 正确掌握郑板桥绘画风格特点,是辨别其绘画真伪的主要依据。

        郑板桥绘画以兰竹石为主要描绘对象,擅长水墨,极少设色。
        他为何爱画兰竹石?因为兰竹石有幽香、节操、骨气之自然属性,与他的人格、精神、情操相合,最能借以表现他的理想,抒发其胸中逸气情感。
       他的兰竹石画,从传统中来,从生活中来,通过不断实践,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特点。


1、画竹

        他说自己画竹是“无所师承”,其实是无一定师承、不泥古法而已。从题画诗文得知他学习过李夫人、苏轼、文同、吴镇、徐渭、高其佩、石涛、禹之鼎、尚渔庄等人。强调“师造物”,在家乡住处和衙斋处种了许多竹子,“画竹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爱竹成癖,“非惟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由于他熟悉、了解不同季节、时辰竹的生长规律和各种形态,积累了大量的素材,发现与捕捉到竹子千姿百态的美的形象,因此,他画竹时,能够“我有胸中十万竿,一时飞作淋漓墨”。我们从他存世的许多作品看,其竹子的章法、造型无一雷同。所创造的竹子也不与人同,自称“郑竹”。“冗繁削尽留清瘦”,所谓“一竿瘦”,名曰“细竹”,细而不弱,坚韧挺拔,富有弹性,“如抽碧玉,如清琅玕”,具有“清癯雅脱”之美。常常是“一二三枝竹竿,四五六片竹叶”,以少胜多,画中有画,画外有画。随手画节,多不点节,添出主枝,省去大量小枝,虽笔断而意连。叶少而突出竹子“劲节”,叶肥以加强竹子的青翠感。打破竹家所忌,画竹为桃、柳叶,而“不失竹意”。浓淡相宜,干湿并兼,中侧锋兼用之。以书入画,竹中瘦叶以黄庭坚“飘洒而瘦”的书法笔法写之;竹中肥叶以苏轼“短悍而肥”的书法写之。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墨竹图》局部- 1753 -南京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竹石图》局部-1758年-上海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仿文同竹石图》局部- 1762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墨竹图》局部- 1764 -上海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图》局部- 1765 - 浙江省博物馆藏


2、画兰

        学苏轼、郑所南、陈古白、僧白丁、石涛、颜尊五、陈松亭,是有选择地学。主要学陈古白、颜尊五、陈松亭秀劲一路。
        郑所南画兰好画根,板桥表示“不作此激烈语”。郑所南画兰不画荆棘,谓是纯君子绝无小人,板桥未学之。苏轼画兰常带荆棘,谓惟君子能容小人,板桥学之。石涛画兰“过纵”,板桥亦不学。
        他很少画盆中之兰,而多写山中之兰。认为山中之兰“春夏之气居多耳”。有“春夏之气”者必有“香气”,板桥画山中之兰,力图追求的就是所谓“郑家香”。 他笔下的兰花叶短而力,花劲而逸,叶暖花酣气候浓,一片茂盛之状,正是“
数尺之箭,数月之花,有数十里之香”的“春夏之气”。
        在画法上的特点:叶尚古健,不尚转折,用笔直来直去,却逐步顿挫,留得住笔,否则便直率无余味,叶转处用笔蹲,体劲而用腕,写花雄浑挺拔。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石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馆藏-1740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荆棘图》局部-常州市博物馆藏-1757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山顶妙香图》局部-天津艺术博物馆藏-1758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石图》局部-扬州博物馆藏--1762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石图》局部-上海博物馆藏-1764


3、画石

        学倪云林、万个。云林画石先用侧锋勾轮廓,再反复皴擦,不用染,这是不同于黄公望的地方。板桥取云林侧锋用笔,以白描写意手法写出坚硬之瘦石轮廓,不施渲染,但不作反复皴擦,而石之圭角之云林更加明显;又取万个数笔皴,但不用披麻皴,而用北宗斧劈皴,又取苏轼丑石之势,熔铸成郑家之石。

        历代画家画石多画太湖石(柔曲圆润、玲珑剔透。以苏州洞庭山出产品质量优良)。而板桥则画黄石(以常州黄山、苏州尧峰山、镇江圌山为著名产地。扬州个园秋山、上海豫园大假山、苏州耦园假山,乃以黄石叠山之佳例),黄石雄浑朴茂,秀峭崚嶒,板桥曾题画石云:

扫净浮云洗净烟,为君移至案头前。
 吃烟莫漫来敲火,峭角圆时最可嫌。
        他爱画黄石,也许更能借此抒发其胸次吧。
        他画石一般不点苔,“惧其浊吾画气”,但有时也偶作点苔,所谓“从来不作苔花点,今日微添一两斑”。
板桥绘画体貌疏朗,风格劲峭,具有力的美。掌握以上画竹、兰、石之基本特征,成为我们识别板桥绘画真伪的主要依据。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竹石图》局部-上海博物馆藏-1754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荆棘图》局部- 常州市博物馆藏-1757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图》局部-扬州博物馆藏-1758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竹石图》局部-旅顺博物馆藏-1762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兰竹石图》局部-上海博物馆藏-1764


 4、书法与用印
        板桥每画必题,每题必诗,是通过其书法表现出来的。其书法成就很高,也必须加以了解。
        上海博物馆编有《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收有郑板桥常用印95方,可作为鉴定其绘画真伪的参考。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行书节录怀素《自叙帖》》局部-1755-扬州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行书七言诗》局部-1758-镇江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墨竹图》局部-上海博物馆藏-1764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收录郑板桥印章(1)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收录郑板桥印章(2)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收录郑板桥印章(3) 



(二)通过比较辨别板桥绘画之真伪
        如果能掌握板桥绘画风格特点,就能认识板桥作品真迹,以真迹为依据,通过比较,发现疑点,加以分析,自然得出真伪之结论。
        其伪作有代笔、摹本、伪造多种。


1、代笔
        板桥成名之后,求书画者益增,应酬不暇,使他大伤脑筋,在《范县署中寄四弟墨》信中说:
       
近时求书画者,较往年更增数倍,都属同年同寅及巨绅,大抵携赠物而来,势不得不于为之一挥。早知今日,悔不当初不习画,则今日可减一半麻烦。
        于潍县署中,《复同寅朱湘波》信中说:
        索书索画,积纸盈案,催促之函,来如雪片,如欠万千债负,未识可有清偿之日否?
        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只好令其弟子代笔,以了“万千债负”。

        谭子犹代笔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谭氏为其书画代笔,因为是仿作,定有板桥真迹作依据,钤上板桥用印,题画内容也当是板桥的,这种假中有真之作,数量一定是相当可观的。《郑板桥画选》中影印的一幅板桥《墨竹》轴(题画首句:“年年种竹广陵城”)、《兰石图》轴(题画首句:“山中觅觅复寻寻”)从兰竹石的笔力与题款的字迹看,也系谭氏代笔之作。

     按:谭子犹〔清〕字云龙,号墨庄居士,山东潍县人,木工出身,生卒年不详。幼失学而姿性灵敏,常与郑燮(1693-1765)接近,学郑燮书画几可乱真,所仿郑板桥书画款识、印章均伪托逼肖。曲阜桂馥教授莱州时,惊叹其画神似板桥。传世作品有《菊石图》轴,纸本,水墨,纵172厘米,横48.5厘米,现藏山东省博物馆;乾隆五十七年(1792)作《兰石图》扇,五十八年作《仿郑燮竹石图》轴,藏青岛市博物馆。

    2005年,山东电视台收藏天下数字频道的藏友的一件谭子犹的《竹石册》上,谭子犹署自款的一副图上的年款表明,谭子犹的所处时代被人们错误的提前了六十年,而他实际上应该与郑板桥并不认识。这项发现也从学术上证实了,谭子犹并不是郑燮(1693-1765)的代笔人,他出生的时候,郑燮已近晚年。其画随与郑燮神似,但其字却是刻意模仿,并非如郑燮字是出自隶书体而自成一家,其笔画较郑燮书更为流畅却失隶骨,故其画随能乱真,却与真品有本质不同。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谭子猶(清) 《竹石图》


        为其代笔的,还有他的一位大弟子刘敬尹,兴化人,号荔园,善书画,从学于板桥,“颇得其秘”,“肖亦酷”。宣统元年(1909)世界名人书画社影印《郑板桥书画》册(八开),其中《梅》,款署:“敬尹”,《兰》、《虾》、《菊》均款署:“板桥”;书法二幅皆款署:“板桥郑燮”,一幅款署:“荔园道人临”,一幅款署:“竹轩”。从书画整个风貌考察,皆出刘敬尹一人之手,水平不在谭子犹之下,观其气息,不免有拘束之感。


2、摹本

        1997年在上海朵云轩主办的一次秋季书画拍卖会上,有一幅署名板桥的《兰竹石图》条幅,纸本,水墨,188.5厘米× 51.3厘米,右侧自题七绝一首:“兰竹芳馨不等闲,同根并蒂好相攀,百年兄弟开怀抱,莫谓分居彼此山。”款署:“诞敖大兄一笑并为诸郎君朂之。七十老人板桥郑燮。”钤印二:“郑燮之印”、“爽鸠氏之官”,左下方钤印一:“歌吹古扬州”。这是一幅钩摹本,真迹在南京博物院(《扬州画派书画全集?郑燮》影印),系《兰竹松石》四条屏之一,其章法、用笔、题款位置、内容全同,左下方钤印一:“橄榄轩”。摹本轮阔稍露,有重笔痕迹,用笔单薄,局部造型略异,书法全是钩填,缺少虚实感,虽乱真而略逊一筹。
        日本贝冢茂树先生收藏板桥的一幅《兰竹石图》条幅,纸本,水墨,197.7厘米×51.3厘米。(钤木敬主编《中国绘画总合图录》第四卷JP42—019影印)也是一幅同样的钩摹本,兰花叶的画法缺少蹲笔。水平不及朵云轩拍卖的一幅。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1997年上海朵云轩秋季书画拍卖会郑板桥《兰竹石图》摹本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1997年上海朵云轩秋季书画拍卖会郑板桥《兰竹石图》摹本(细部1)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1997年上海朵云轩秋季书画拍卖会郑板桥《兰竹石图》摹本(细部2)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1997年上海朵云轩秋季书画拍卖会郑板桥《兰竹石图》摹本(细部3) 



3、伪造
        板桥存世的赝品中,有水平较高者,有较低者。较高者多为板桥弟子所造。
        板桥去世之后,谭子犹便成了造板桥字画的“大王”,子久恒庆《题谭子犹竹石图》轴云:
        至板桥仙去,一字一画,世人珍之。而谭氏所作,外来字画商人,亦不能辩其真伪,每以重价购去,谭氏子孙因以小康。
        于源普亦题云:
         谭云龙,字子犹,乾隆时木工也。能仿邑侯郑板桥先生字画,款式印章均伪托逼肖。
        谭子犹一生作画多署板桥款,在板桥世后的28年,谭氏尚在。其间伪造板桥之作不下万幅,书画、题款、印章、“均伪托逼肖”。除谭氏之外,板桥其他弟子及学板桥者伪造板桥之作也不在少数。刘敬尹在板桥生前为之代笔,不能排除在板桥死后造其伪作。
        杜瑞联《古芬阁书画记》卷十八著录了板桥《墨竹》四条屏。其四款署:“乾隆五十八年癸丑暮春,画于西湖草堂,郑燮。”乾隆五十八年,板桥已去世28年,显然是一件手段拙劣的伪作。著录者的鉴赏水平也实在太差了。
        那些低水平的伪造者,不仅画差字亦差。相比之下,伪造板桥的画容易一些,而伪造板桥的字就难得多了。因为没有真、草、隶、篆的深厚基本功夫,是写不好板桥体的,当然也造不好板桥画的。因此存世的不少板桥假画,看上去尚能骗骗一般人,但见到画上低劣的题字,一般人也能议论其真伪。题画内容大都有依据,以示其“真实性”。
        清中叶之后,板桥书画赝品在社会上泛滥成灾,这在清人的著作中多有记载。张大镛《自怡悦斋书画录 郑板桥墨竹》卷七云:

    近日板桥赝本,不计其数。此是真迹,颇有生动之趣。

       桂馥《丁亥烬一遗录   郑板桥兰竹巨册》卷三云:

    惟先生书画,赝作颇多。并有墨刻对联,无不飞扬跋扈,丑怪百出,见之欲呕。先生有言,后世有假我书画者,吾当作厉鬼击之。作赝家竟尔胆大,可发一笑。

      又《丁亥烬一遗录?竹石吊轴》卷三云:
      数十年所见先生书画,不下百余件,真迹不过十之二、三。
      邵松年《古缘萃录?郑板桥楷书轴》卷十三亦云:
      板桥先生书画风流倜傥,豪迈多姿,而伪迹最多。余收得书画两轴,楹帖一幅,皆属真迹。

      这种赝品流传,直到20世纪40年代,仍多得吓人。无锡一收藏家薛处在他收藏的板桥《兰竹石图》轴诗塘中题云:
      板桥先生前朝入耳,犹难见其真迹,是故论画当以目睹真品为准,若远指古人不独欺人,实自欺耳。三年以来,见得赝品四百幅,真者二幅,可见觅求真迹之难矣,何必远求宋元以上,耳目所不及者哉!
      板桥书画赝品,不仅流传于民间,即使当今国内外博物馆也收藏了不少,一些所谓鉴定家及研究者,也认假为真,致使珷玞乱玉、鱼目混珠者屡见不鲜。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扬州画派书画全集  郑燮》收录了中国大陆31家博物馆的299幅书画作品,其中赝品有22幅。如上海博物馆收藏《竹石图》轴,纸本,水墨。60.9厘米×35.9厘米。竹叶画法一头秃一头尖,非桃柳叶状,竹叶多呈平行状;石头外轮廓线用笔嫩,力度少,未作斧劈皴;题画之字体结构不对;右下角钤一印“七品官耳”系仿高风翰所刻。整个画面拘泥、硬滞而无生韵。

       台北艺术图书公司出版的《郑板桥书画选》所选海内外56幅书画作品中,赝品占了三分之二以上。

       日本出版的《中国绘画总合图录》,收集中国台北、香港、以及日本、新加坡、英国、德国、美国的一些博物馆和私人收藏的板桥绘画作品39幅,其中就有近三分之一的赝品。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一幅《墨竹》屏风,纸本,水墨,119.3厘米×236.2厘米,作巨幅石及丛竹;右下有“余家有茅屋数间”之长题,款署“乾隆十八年三月之望板桥郑燮画并题”。被影印于日本出版的许多画集中,题款也当作书法艺术作品编入书道全集。其实这是一件艺术水平不高的伪作。画幅虽大,却感到没有东西。远看失其势,近看失其质。竹枝间穿插单调,竹竿缺少挺拔之致,竹叶繁琐、杂乱、无章;石骨软滞,线条平行呆板;题款字矫揉造作,虽略形似而神釆不足。整个画面无统一变化之美,更无板桥画风之特质。再说大段之题跋,乃仿六分半书,但未学好。框架结构不准确,略得其形似,缺乏神似。特别是长笔画,其摆宕之势、蹲笔把握不住,这是最难把握的,表现得做作,很不自然,一看便识出其造假之破绽。用印三方均仿刻,与真迹相去甚远,特别是“七品官耳”惟用白文方印,从未有朱文。

        在中国人的眼里,所渭名书名画即名人所作的字画。只要是名人所作的字画,不管作的如何,一律视为名字名画。许多人爱收藏郑板桥的书画,决不是因为怎样懂得其中的真伪优劣,而是仰慕板桥是位名人,知道他的书画如何的值钱,板桥在成名前与成名后所买的画价格就不大一样。一些仿效郑板桥书画者,即使仿效得“逼肖”、“乱真”,如果题上仿效者的名字,就很少有人问津;一旦落上板桥的假款,钤上板桥的假印,就很快转入画商之手,被人当成真迹,以高价购藏。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隐名埋姓,制造板桥赝品的原由所在。至今仍有一些人专靠制造此类赝品而成了暴发户。


(此文为作者在中国潍坊“首届海峡两岸郑板桥文化研讨会”[2010年08月]上的论文)




附:

浅谈郑板桥书画辨伪:被造假最多最滥

(佚名)


        据国内最大艺术品资讯网“雅昌艺术网”不完全统计,近年海内外上拍郑板桥书画共计747件,已成交441件,成交率60%,总成交额高达1.57亿元,其中超百万元以上的三四十件之多。2007年春拍上百万成交的有6月中国嘉德春拍《兰竹图》(179.2万元)、5月北京保利春拍《兰竹石图》(165万元)。

        但纵观近年拍场上成交的郑板桥书画,可谓赝多真少,其中不乏当代的仿品。目前伪作中以《竹石图》《兰竹图》居多,也有相当比例的书法,特别是《竹石图》几近泛滥成灾之势,粗制滥造的大幅巨制充斥拍场,标价相当可观。以笔者所观,上百万元成交的郑板桥《竹石图》《兰石图》罕有真迹,每每面目可憎。最滑稽的是,2006年6月北京某公司春拍上一幅《幽壑兰泉图》镜心竟以836万元高价拍出,两位国内知名专家将其跋为“真迹”,但此件高价成交的拍品却是不折不扣的拙劣赝品。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北京嘉宝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06春季拍卖会《幽壑兰泉图》 镜心 水墨纸本(1)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北京嘉宝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06春季拍卖会《幽壑兰泉图》 镜心 水墨纸本(2)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北京嘉宝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06春季拍卖会《幽壑兰泉图》 镜心 水墨纸本(3)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北京嘉宝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2006春季拍卖会《幽壑兰泉图》 镜心 水墨纸本(4)


        近年在拍场上露面的所谓郑板桥《竹石图》《兰石图》主要有以下三种作伪法:

        一,抄袭克隆。按馆藏出版物原样照抄,数量最多;

        二,东拼西凑,将真迹重新组装,题款互换,笔者所见也不在少数;

        三,凭空生造,没有母本,这类也有一定比例。

        至于国内拍场上郑板桥的书法伪作就更比比皆是,主要是大字联、自作诗之类,拍价在几万元至10多万元不等,时有高价出现,如2007年6月春拍某公司88万元拍出《节临怀素自叙帖》,该拍品是一件仿本。更令人惊奇的是另一家又上拍了相同的一件,依旧是伪作。在短短时间内就有两件《节临自叙帖》伪作上拍,可见市场之乱。正因为造假者剧多,导致郑板桥书法市场价位在低位徘徊,甚至比不上近现代的书家。其实,板桥的书法有着深厚的传统功力,从他30岁所写的小楷《范质诗》轴中不难一窥。他的“六分半书”独创自家之体,大小、长短、正斜、方圆、肥瘦、疏密都处理得十分自然,造假者之临仿每每失于狂怪造作。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北京荣宝拍卖有限公司2007春季大型拍卖会《郑板桥节临怀素自叙帖》立轴  (赝品)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郑板桥节录怀素《自叙帖》》-1740年作-190.5×104.9cm-扬州博物馆藏


关注郑板桥6:识真、辨伪 - 大镛艺术山庄 - 大镛艺术山庄

 郑板桥节录怀素自叙帖真伪局部对比(左真、右伪 )



        近来,拍场上郑板桥的书画伪作数量只增未减,册页样式也出现了,有些还打着著录的旗号,花样翻新,不一而足。藏家应多观真迹,体会郑板桥书画“瘦硬峻峭”的特点,尤其对其书法多加研究,毕竟融篆隶楷行于一体,处处透着“兰笔竹韵”的“板桥体”绝不是造假者轻易临仿的。


2011-05-31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